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中国核心有两座山脉跨片制造 - 工业控制新闻

时间:2019-03-26 01:14:55 来源:二道江新闻网 作者:匿名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中国核心”有“两座大山”交叉

2018/5/2 16: 16: 48

资料来源:环球时报

课程——“不要指望别人向你推销核心技术”

环球时报:很多资料显示,中国电脑的启动还为时不晚,是这样的吗?

倪光南:当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成立于20世纪50年代时,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国家,如美国和苏联,能够制造大型计算机。那时,我们的第一台大型电子管电脑仿制了苏联。有了电脑室和通风设施,一台电脑和篮球场一样大。这非常壮观。

然而,当在天气预报和石油勘探等领域进行研究时,我们自己的计算机还不够,所以我们仍然需要使用进口的计算机。这需要由出口方严格审查,出口给您的计算机不会超过我们。您自己的计算机的级别。即使它被买了,外国人也会派人去看它,并要求它用于规定的目的。

现在,我们的超级计算机性能指标是世界第一,这是我们自己创造的。从这个例子中可以看出,不要指望别人向你推销核心技术。

环球时报:“方舟1”是中国芯片的起点?

倪光南:中国芯片设计行业有很多起点。 “方舟1”就是其中之一。早在1988年,我们的计算公司联想的前身就开始制造一种名为ASIC(专用集成电路)的专用芯片。它是由新加坡CHATER公司的年轻人研究员孙祖熙开发的。在过去的五六年里,我们借用了他人的条件。我们后来开发了总共五个ASIC,用于Hanka,中国打印机和微型计算机。 2000年,国务院发布了《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俗称18号文件,规定软件业的税收将从17%降至3%。芯片设计行业被视为软件行业。因此,从那时起,我国的芯片设计产业发展迅速。芯片设计类似于软件,依赖于人类智能,与工业基础没什么关系。我们与国外的差距不是很大。另一方面,在芯片制造领域,资金严重不足。没有人愿意将资金投入到这样一个人才稀缺,利润周期长,失败概率高的高风险领域。因此,芯片制造没有太大改善。水平非常低,它只能称为“尝试”,而不是工业。

困难——“我们的软件,谁是第一个使用?”

环球时报:您认为最难突破芯片行业的核心技术?

倪光南:毫无疑问,芯片的制造过程是我们的缺点。它有点类似于传统工业,依赖于工业基础。我们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穿着白色外套并在无尘环境中精确制作的场景。这就是我们落后的原因。芯片制造业是一个资本密集型,人才密集型,技术密集型的行业,需要国家下定决心并吸收社会资金以进行大规模投资以赶上。

与此同时,芯片制造与传统行业相比具有特殊的特点。它的规模效益特别明显,需要大量投资。例如,传统制造业的中小型企业可以通过生产一个或两个部件来生存,但只有大公司才能生存。

以BOE为例。它属于芯片制造业的一个分支,只是经过10年的持续投资。华为和英美烟草目前尚未参与芯片制造业。即使对于这样的行业巨头来说,仅仅参与芯片制造仍然太困难,但他们将以某种形式参与。

此外,“生态”建设也非常重要。芯片和操作系统构成??了基础,在其上形成了大量的软件和硬件系统,然后开发了大量的应用程序以形成对系统的支持,这是一种“生态学”。许多大型跨国公司都没有“生态”障碍。例如,Wintel(Windows Intel)系统在PC上占主导地位,但它在移动领域被苹果和Android击败。您使用它越少,您获得应用程序支持的次数就越少。没有应用程序支持的越少,它就越少有用。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一旦“生态学”形成,它就是既成事实。垄断是一种马太效应。强者越强,垄断者就越难以动摇。

环球时报:面对制造业和生态“两山”,中国芯片产业在哪里?倪光南:要加大核心技术和市场指导的研发力度。毋庸置疑,研发的重要性,我们为什么要“以市场为导向”?对于“生态”建设,有时我们可以购买商业许可证以兼容国际通用的“生态”,但往往不适合你,如Wintel“生态”不能买,幻想Wintel很容易被对人们进行了“301调查”。

然后另一种方式是首先建立一个市场,这样“生态”在市场上是有道德的:它被使用,过程得到改善,更多的人在改进后被使用,然后更多的人做应用支持改进它。但这条道路上始终存在的问题是:谁是第一个使用我们软件的人?

我认为中国政府采购市场可以拿出来。这是我们加入世贸组织以来尚未开放的市场。我们自己的软件由政府自己使用。中国的数量很大,只有政府购买的计算机有两三百万台。其市场规模与欧洲国家相当。可以使用该优点,并且可以改善“生态”结构。

环球时报:根据您的假设,如果中国决心迎头赶上,达到世界级水平还需要多长时间?

倪光南:就芯片设计而言,我们与世界领先水平没有太大差距,设计不需要太多资金投入。垄断不是很强大。只要它有计划,它将在大约三到五年内非常好。效果很好。必须根据《中国制造2025》计划引用芯片制造,该计划至少需要10年,8年甚至更长时间。 “生态”建设取决于我们的主观能动性。如果根据难度排序,制造是最难实现的追赶,而“生态”是第二,设计相对容易。

趋势——“目前的狂热是一件好事,但到处开花是不合适的”

环球时报:如今,中国互联网公司在应用领域蓬勃发展,但有人说外卖软件和共享自行车无法成为大国。真的吗?

倪光南:有很多种创新,核心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管理创新,制度创新等,但我认为核心技术创新是基础。模型创新似乎非常成功,但它需要核心技术的支持,因此核心技术创新不能放松。我经常和一些认为模型创新更快的年轻企业家交谈,但我提醒他们,如果你没有核心技术,你很快就会被取代。环球时报:“中国芯片”的主题引发了繁荣,项目融资和发布的速度明显加快。你觉得这个现象怎么样?有什么建议?

倪光南: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它表明,从国家到企业,我们已经开始下定决心突破。大方向是正确的。然而,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各行各业的力量似乎有点分散。根据经验,芯片行业需要集中资金。如果分散开发,最终结果可能是每个人都不够强大。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更好地整合和协调资源,而不是到处开花,分散权力。

在国际芯片产业中,垄断寡头集团已经形成,未来小企业难以生存。最后,它可能变得无用。当你需要打破垄断时,你不能依赖市场规律,否则你将无法进入。我们国家最初具有“集中力量做大事”的优势,这种优势应该得到很好的利用。毕竟,与芯片行业的国际寡头相比,我们的投资仍然太小。

环球时报:为什么我们必须制造自己的芯片和操作系统?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没有这些核心技术,它们不是很好吗?

倪光南:这取决于一个国家的目标是什么。如果它足以成为一个大国,那么我们就不必追求任何核心技术。但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一个网络强国,而不是走自己的核心技术之路,人们不能让你赶超。

总之,有一些事情,如果你觉得不可避免,那么最好是下定决心而不是下定决心,比如“北斗”。十多年前我们决定这样做。现在北斗非常实用。如果我们决心从事芯片制造超过十年,我们可能已经拥有自己的芯片,不会被别人抓住。

加入Gkong收藏夹

我想发布新闻